Jun 272013
 

2011 年 3 月 7 日, 一件十多年前发生在 Columbia 大学的, 导师抢学生的 idea 发表论文, 署名却不写学生名字的事情, 被那个受害学生, 如今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法工程师学院副教授, 硕士生导师, 研究生指导主任马声明在会友吃饭时, 一五一十的讲述出来, 揭示国外的黑暗, 也为自己争取同情. 这个故事被当时的饭局者之一–好像是藏公柱–写进了他的博客. 最近, 这篇博客文章被人转载, 引来不少议论.

我们先来重述一下这个故事:

马声明北大数学系毕业后, 于 1992 年 7 月前往 Columbia 大学攻读数学博士学位, 导师是 Duong Hong Phong–此公现在还是 Columbia 大学数学系的教授. 1994 年 12 月, Phong 给了马一个猜想, 是为博士论文题目. 1995 年的 10 月 5 日, 马把手稿拿给 Phong, 认为自己解决了问题. 然而 Phong 认为马的论证是错误的, 不能接受—马没有能力解决如此难的问题—-并且让马先尝试解决一个特殊情形.

马坚持了 12 个月, 没能让 Phong 相信自己的完全的解决了难题. 最后, 1997 年 3 月 7 日, 沮丧的马把自己的证明发给了 Elias M. Stein. 我们暂且先打住, 简单说说此公的故事.

Elias M. Stein 是 Harmonic analysis(调和分析)领域的领袖人物, 是 1999 年的 Wolf Prize 得主, 是 20世纪最伟大的分析学大师 Antoni Zygmund 的学生. Elias M. Stein 门下弟子众多, 其中一位便是1977 年毕业的 Phong –本故事的另一位主角. Phong 的师兄 Fefferman(1969)和师弟Terence Tao(1996)都是20岁得博士, 也都是Fields medalists.

关于 Stein, 就在这里打住. 下面还是继续马的事情.

Stein 当即告诉马, 这个猜想已经被他自己和 Phong 解决, 而且在 9个月之前, 他和 Phong 已经提交了一份完整的证明给  Acta Mathematica, 文章已经被接受, 就快出版了. 这篇论文就是 The Newton Polyhedron and Oscillatory Integral Operators, Acta,179,1997. Stein 让 Phong 给马一份预印本—这是马第一次见到 Stein 和 Phong 的证明.

马向他熟悉的老师和人申诉, 要求 Phong 给个说法. 但 Phong 不但死不承认, 反而向学校要求惩罚马声明, 说这个学生污蔑他, 想分享和占有他的科研成果.马万般无奈之际向丘成桐求援. 但, 这位在国内媒介上以敢于正义大胆直言的丘先生, 却把马声明的电子邮件一一转给了 Phong. 马找大使馆, 没用. 大使馆说这种事情太小了, 在美国也太多了. 马找美国媒体, 纽约时报里的熟人一一转介, 帮他找到了可以免去高昂诉讼费的律师. 律师听完他的情况后, 答应帮忙, 为他讨回公道. 可是, 律师也不是万能的, 她对数学研究一窍不通, 必须寻找专家团来分析马声明那些研究演算的电子证据. 专家团还得找 Phong 在内的数学会…(这段参考藏公柱)

  1997年4月9日, Columbia 大学数学系的研究生指导主管 R Fridman威胁马, 说要驱逐他. 第二天, 马正式指控 Phong 剽窃. 随即, 一个正式成立的的调查组, 基于 Phong ,  Stein, R Fridman 还有丘的意见, 裁定 Phong 的证明没有依赖马的想法, 并且认为马的证明是不充分的.

1997年4月30日, Columbia 大学要求马向 Phong 道歉. 但马拒绝道歉. 1997年6月1日, 马被开除. 1998年3月6日, 马一纸诉状控告 Phong 与 Columbia 大学. 但诉讼被驳回, 因为在美国法律下, 学生不得起诉老师.

马别无他途, 只有找寻到此前学习的其他证书和证据, 让 Columbia 大学授予了他一个硕士学位.

当然, 事实的真相, 也可能 Phong 真的没有剽窃马. 可能 Phong 真的觉得马是错误的, 也可能 Phong 在马想出证明之前, 自己已经做出来了.

好了, 这个故事我们就说到这里. 下面是我对马的一些行为的看法.

应该如此强烈的反抗, 争取署名?

我觉得这个可以辩论.

首先, 对 Phong 的行为, 肯定应该谴责: 这事情不光彩, 不应该发生.

其次, 如果那个结果确实很轰动, 应该值得争取署名: 毕竟, 人, 都想青史留名! 这样的难题一辈子估计也只能解决一个.

但, 另一方面, 学术, 尤其纯科学, 数学, 物理, 化学这种学科, 是最应该远离名利的地方,不同于创造物资财富, 是为了精神财富, 是为了解大自然, 是为了那个未知的规律, 是为了人类智慧与精神. 文章公布就属于全人类. 做学术的人, 看到结果做出来了, 被大家知道了, 就应该高兴, 不应该太过计较署名, 尤其不那么重要的文章. 一件大家都想完成的光荣事业, 做成了, 值得高兴. 确实是自己的贡献, 更应该开心. 至于是谁去领奖, 那是次要的. 无名英雄才是最高境界.

有几个人真正觉得 paper 比钱重要, 不想从paper获得金钱, 反对别人把自己当作特殊人, 仅仅只是非常单纯的做数学, 期待单纯的平凡安静的生活?Perelman 才是真英雄!

名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 真正能懂自己的没几个人. 尤其做学术的, 一篇出彩的论文, 经常情况是只有几个人, 十几个人能懂. 懂自己的人, 水平和自己差不多. 既然差不多,他的赞扬又有什么意义! 不懂自己的人, 他的仰视又有什么用!

不用在乎活着时候的名声

平心而论, 大概每个人都是想青史留名的, 肯定很在意身后名声. 能做到不在乎活着时候的名声就很好了.

大概只有圣人可以做成不世之功, 但不求留贤名于后世. 这是神的境界, 也是我追求的境界.

狄龙早年有一个电影”侠骨英雄传”,我把这电影结束时(分量可能比”肖申克的救赎”中的安迪越狱更重)的插曲转载在这里, 与真正爱好数学的朋友分享, 与那些用生命来作学术的朋友分享:

插曲《英雄》 甄妮 唱

英雄,英雄,何谓英雄,
救人甘入地狱,救人水火之中,
谁知一片苦心,谁识一点孤忠,
忍人所不能忍,内心深藏苦痛,
为人所不能为,只求一举成功,
对明月,诗潮涌 长叹息,赋秋风,
英雄泪,不轻弹,丹心皎日长空,
岂是逞强斗狠,岂是血气之勇,
报国能成不世功, 这才是大智大勇 …..

 

注: 马的故事, 主要基于 Larry Shepp(已经去世) 特意为马声明鸣不平而写的一篇文章, 只有一段是来自藏公柱的博文

 Posted by at 10:29 am

  One Response to “What is fame?–Should scientists fight for their authorship?”

  1. Phong solved the conjecture and did not informed his student who was working on the conjecture. This is really unusual. How could he make his student working on a solved conjecture?

Leave a Reply to camusen Cancel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