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042020
 

前几天传出了一个消息,英国杜伦大学的Andrew Lobb和波士顿学院的Joshua Greene这两位数学家解决了一个有109 年历史的著名难题:任何简单闭合曲线,都包含四个可以连接形成正方形的点。

然则,这则新闻有点耸人听闻。事实上,这两个数学家解决的只是一个附加了条件的 弱化版本,并没有彻底搞定 109 年前的那个原始的猜想。

我们先来看看这个猜想是一个什么问题。这个猜想(Toeplitz square peg problem)是猜测任意连续的简单闭曲线上存着四个点构成为一个正方形。

Square Peg Problem

Andrew Lobb 和 Joshua Greene 证明的结果是: 对于任意光滑的 Jordan 曲线和长方形 R, 可以找到曲线上的四个点使得构成的长方形相似于 R.

换言之,Andrew Lobb 和 Joshua Greene 证明了 对于光滑的 Jordan 曲线上存着四个点构成为一个正方形,并且不仅仅如此,他们对于光滑的 Jordan 曲线得到的结果比猜想还要好很多。

于是 ,我们可以说,109 年前的猜想还没有完全解决,依旧还是未决难题。看来必须得有全新的想法才可能突破。

关于这个猜想,数学家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数学家们方法尝试了许多,Tao(陶哲轩)用积分的方法,而 Lobb和Greene 的 6 页的文章是(代数)拓扑风格,是建立在前人做出的贡献,尤其是 Shevchishin 的一个定理

the Klein bottle does not admit a smooth Lagrangian embedding in \(\Bbb C^2\).

之上,以辛几何为方法,取得了进展。

Andrew Lobb 和 Joshua Greene

Andrew Lobb,本科就读于牛津大学,在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目前在杜伦大学担任助理教授,同时亦是日本冲绳科技大学的 Excellence Chair。

Joshua Greene,先后分别在芝加哥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现在是波士顿学院教授。

 

Jun 272020
 

《纽约邮报》7月14日报道了被称为“中东马斯克”的33岁的科技公司 CEO 法希姆-萨利赫(Fahim Saleh)在自己的价值220万美元的纽约曼哈顿豪宅区内被残忍杀害。

嫌烦是私人助理

萨利赫雇佣的21岁年轻助理哈斯皮尔(Tyrese Devon Haspil) 已经被作为嫌疑人逮捕,将被控二级谋杀等罪名。

作案的动机,根据警方的说法,哈斯皮尔私窃了死者萨利赫十万美元被萨利赫发现。然而萨利赫并未声张而是私下要求对方分期还款。萨利赫如此的仁慈善良,只是嫌犯没有感激,反倒落得个被砍杀并遭肢解。

嫌犯哈斯皮尔从高中开始就帮着萨利赫,起初只是一些简单的工作比如遛狗,后来慢慢的成为了萨利赫的私人助理,亦曾在萨利赫的风险投资公司担任幕僚长。

萨利赫—开挂的人生

萨利赫1986年7月出生于沙特阿拉伯一个孟加拉中产阶级家庭,十几岁时迷上电脑游戏学会了编程,从此走上了开挂的人生。

萨利赫在高中时创建了以年轻人为中心的社交网站,每年可赚得10万至15万美元的利润。

刚大学毕业,他因为开发了一款应用软件,获得了千万的收入。他在2015年开发了共享应用Pathao,这是孟加拉叫车平台。

去年他刚刚买下这栋manhattan的公寓。他曾在社交媒体上向朋友们展示自己的公寓。

保持对周围人群的洞察: 识人

识人,是每个人排在前几项的必修课。

一个人如何对待他人,是德性决定,不会随时间改变,也不会因为和“好朋友”越来越熟悉而更好。如果因为关系亲近而放松警惕,是为大错!

曾国藩说:“一生成败,皆关乎朋友之贤否,不不慎也。”
真正要防范的其实就是身边的“很深交情” ,其实陌生人都不如,人品垃圾的货物只会算计自己的“好朋友”,“好朋友”挣钱了,立即像狗见到骨头一样的扑过来。

人品真的是很难看清,到利益关口才能看见。不经过利益的考验,不可轻信人品。所以,识人还是首看能力。

人性的弱点务必要防。要避免金池长老见唐僧的袈裟想据为己有的事迹发生,尽量的不许贵重物品经过别人手过别人眼,因为这很容易引起贪恋。财不外露,无论朋友还是陌生人。
无论是对事还是对人,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不与过多人建立亲密的关系,也不要因为每天碰面关系亲密便掏心掏肺,切莫交浅言深,应适可而止。
能帮忙就直接帮不废话。
有共同的事业兴趣,可以谈几句专业,否则少说或者不说。

 

真的好可怕

那个离你最近的人

。。。

却真真成为你未来的终结者

前行路上

善待每一个人

同时别忘记

随时保持对周围人群的洞察

免让一切创造毁于一时的疏忽

 

人说的话写的文字, 不一定说明了某对象的性质或者对某事做出了判断,
但, 一定泄漏了说话者本人的信息.

(本文在 7 月中旬有修改)

 Posted by at 9:38 am
Dec 252019
 

北京时间 2019 年 12 月 22 日下午数学基础考试 2

说明: 设 \(\varphi\) 是域 \(F\) 上的线性空间 \(U\) 到 \(V\) 的线性映射, \(\ker  \varphi=\{\alpha\in U|\varphi(\alpha)=0 \} \), \(\Im\varphi=\{\varphi(\alpha)|\alpha\in U \} \).

1. 设 \(V_0=\{0\}\), \(V_1\), \(V_2\), \(\dotsc\), \(V_n\), \(V_{n+1}=\{0\}\) 都是域 \(F\) 上的有限维线性空间, 设 \(\varphi_i\) 是 \(V_i\) 到 \(V_{i+1}\) 的线性映射

\[V_0\stackrel{\varphi_0}{\longrightarrow} V_1\stackrel{\varphi_1}{\longrightarrow}\cdots\stackrel{\varphi_{n-1}}{\longrightarrow} V_n\stackrel{\varphi_n}{\longrightarrow} V_{n+1},\]

并且 \(\Im  \varphi_i=\ker   \varphi_{i+1}\), \(i=0, 1, 2, \dotsc, n-1\). 证明

\[\sum_{k=1}^n (-1)^k \dim V_k=0.\]

2. \(k\geqslant1\). 证明对任意 \(k+1\) 个复数 \(c_0\), \(c_1\), \(c_2\), \(\dotsc\), \(c_k\), 存在唯一的一个不超过 \(k\) 次的复系数多项式 \(p(x)\), 使

\[p(0)=c_0, p(1)=c_1,  p(2)=c_2, \dotsc, p(k)=c_k. \]

3. 设 \(\eta\) 是 \(n\) 维欧式空间 \(V\) 内的一个单位向量, 定义 \(V\) 内一个线性变换如下

\[\boldsymbol A\alpha=\alpha-2(\eta, \alpha)\eta\qquad (\alpha\in V).\]

(1)  证明 \(\boldsymbol A\) 是第二类的正交变换(镜面反射);
(2) 证明 \(n\) 维欧式空间中任一正交变换都可以写成一系列镜面反射的乘积.

4.  \(A\) 是一个秩为 \(k\) 的 \(n\) 阶实对称矩阵. 证明 \(A\) 有不为 \(0\) 的 \(k\) 阶主子式, 并且
\(A\) 的所有不是 \(0\) 的 \(k\) 阶主子式都同号.

5.   \(\boldsymbol A\) 是复数域上的 \(n\) 维线性空间上的线性变换, \(\lambda_1\), \(\lambda_2\), \(\dotsc\),  \(\lambda_m\)  是 \(\boldsymbol A\) 的全部的互不相同的特征值.
证明 \(\boldsymbol A\) 可对角化的充分必要条件是对每个 \(\lambda_k\), 有 \(\dim(\Im(\lambda_k id-\boldsymbol A))=\dim(\Im(\lambda_k id-\boldsymbol A)^2)\), 这里 \(id\) 是恒等变换.

6. \(n\geqslant2\). \(A\) 是复数域上的 \(n\) 阶矩阵, \(\lambda_1\), \(\lambda_2\), \(\dotsc\),  \(\lambda_m\)  是 \( A\) 的全部的互不相同的特征值. 对每个 \(\lambda_k\),
设 \(\alpha_{k1}\), \(\alpha_{k2}\), \(\dotsc\),  \(\alpha_{kt_k}\) 是属于 \(\lambda_k\) 的特征子空间的一组基. 求 \(A\) 的伴随矩阵的全部的特征值和对应的全部特征向量.

7.  \(\boldsymbol u\), \(\boldsymbol v\), \(\boldsymbol w\) 是三个向量, \(|\boldsymbol u| = |\boldsymbol v|=  |\boldsymbol w| =1\), \(\boldsymbol u\cdot \boldsymbol v= \boldsymbol v\cdot \boldsymbol w=  \boldsymbol w\cdot \boldsymbol u\).  设有向量 \(\boldsymbol x\) 及实数 \(a\), \(b\), \(c\) 使得
\(\boldsymbol x\times \boldsymbol u= a \boldsymbol u+b\boldsymbol v+c \boldsymbol w\), \(\boldsymbol x\times\boldsymbol v= a \boldsymbol v+b\boldsymbol w+c \boldsymbol u\). 证明

\[\boldsymbol x\times\boldsymbol w= a \boldsymbol w+b\boldsymbol u+c \boldsymbol v.\]

8.  平面直角坐标系的一个曲线上有一个曲线 \(\pi\) 方程是 \(x^2+2y^2+6xy+8x+10y+6=0\).

(1) 证明这个曲线是双曲线;
(2) 求这个曲线的长短轴方程和长短轴长, 并且指出哪个轴与 \(\pi\) 相交.

9. 在平面直角坐标系的一个椭圆方程是 \(x^2+8y^2+4xy+6x+20y+4=0\). 求这个椭圆的内接三角形(三个顶点都在椭圆上的三角形)的面积的最大值.

与考场的试卷原始试题可能的误差: 题 7 从 “设有向量” 之后的三个等式不敢断定是完全正确, 后面的向量 \(\boldsymbol x\) 及实数 \(a\), \(b\), \(c\)是这样的,
只是不绝对保证三个等式的正确无误.  结论也可能是 \(\boldsymbol x\cdot \boldsymbol u= a \boldsymbol u\cdot \boldsymbol v+b\boldsymbol v\cdot \boldsymbol w+c \boldsymbol w\cdot \boldsymbol u\), \(\boldsymbol x\cdot \boldsymbol v= a \boldsymbol v\cdot \boldsymbol w+b\boldsymbol w\cdot \boldsymbol u+c \boldsymbol u\cdot \boldsymbol v\). 证明
\[\boldsymbol x\cdot \boldsymbol w= a \boldsymbol w\cdot \boldsymbol u+b\boldsymbol u\cdot \boldsymbol v+c \boldsymbol v\cdot \boldsymbol w.\]

Dec 242019
 

北京时间 2019 年 12 月 22 日上午数学基础考试 1

1. 设 \(f(x)\) 是闭区间 \([a, b]\) 的上半连续函数, 即任意 \(x_0\in[a, b]\), 有 \(\lim\limits_{x\to x_0}f(x)\leqslant f(x_0)\)(在区间端点, 只考虑单侧极限).
请问: \(f(x)\) 在闭区间 \([a, b]\) 达到最大值? 证明或者举出反例.

2. 函数 \(f(x)=\dfrac{x}{1+x\cos^2x}\) 在区间 \([0, +\infty)\)否一致连续?

3. 函数 \(f(x)\) 是定义在区间 \([1, +\infty)\) 上的连续函数,  \(f(x)\geqslant 0\), 并且 \(\forall x, y\in [1, +\infty)\), 有

\[f(x+y)\leqslant f(x)+f(y).\]

请问: \(\lim\limits_{x\to\infty}\dfrac{f(x)}{x}\) 是否一定存在? 证明你的结论或给出反例.

4.  函数 \(f(x)\) 在区间 \([0, 1]\) 连续, \(f(x)\gt 0\) 并且单调递增. 记

\[s=\frac{\int_0^1xf(x) \mathrm dx}{\int_0^1f(x)\mathrm dx}.\]

(1) 证明 \(s\geqslant \frac12\); (2) 比较 \(\int_0^sf(x)\mathrm dx\) 和 \(\int_s^1 f(x)\mathrm dx\) 的大小(可以利用几何或物理直观).

5.  已知 \(\int_0^\infty \dfrac{\sin x}{x}\mathrm dx=\dfrac\pi2\). 计算

\[\int_0^\infty \frac{\sin^2 x}{x^2}\mathrm dx.\]

6. 设曲面 \(S\) 是 \(z=f(x, y)\), 其中 \(f(x, y) ((x, y)\in D)\) 是二阶连续可微函数, 而 \(D\) 是由 \(x=\alpha(t), y=\beta(t), t\in[a, b]\) 围成的
简单闭曲线. \(R(x, y, z)\) 是二阶连续可微函数. 假定平面的 Green公式成立, 证明如下特殊形式的 Stokes 公式

\[\oint_\Gamma R(x, y, z)\mathrm dz =\iint_S \frac{\partial R}{\partial y}\mathrm dy\mathrm dz – \frac{\partial R}{\partial x}\mathrm dx\mathrm dx \]

7.  \(f(x, y)\) 在全平面二阶连续可微, \(f(0, 0)=0\), 并且

\[\frac{\partial^2 f}{\partial x^2}+\frac{\partial^2 f}{\partial y^2}=x^2+y^2.\]

设 \(C_r\) 是以原点为心, 半径为 \(r\) 的圆周, 计算

\[\int_{C_r} f(x, y)\mathrm ds,\]

这里  \(ds\) 是沿 \(C_r\) 的第一型曲线积分.

8. 设 \(0\lt p\lt 1\). \(f(x)=\cos px\), \(x\in[-\pi, \pi]\), 并且 \(f(x) \) 是以 \(2\pi\) 为周期的连续函数.
(1) 计算 \(f(x) \) 的 Fourier Series;  (2) 证明 \(B(x, 1-x)=\dfrac{\pi}{\sin\pi x}\), 这里 \(B\) 是 Beta 函数.

9. 对满足 \(1\lt q\lt p\) 的正整数 \(q\), \(p\), 定义如下的三角多项式

\[T_{p, q}(x)=\frac{\cos (p-1)x}{1}+\frac{\cos  (p-2)x}{2}+\dotsb+\frac{\cos  (p-q)x}{q}- \frac{\cos  (p+1)x}{1}-\frac{\cos  (p+2)x}{2}-\dotsb-\frac{\cos  (p+q)x}{q}. \]

对 \(k\geqslant 1\), 取正整数 \(p_k\), \(q_k\), 及  \(a_k\gt0\), 使

\[p_k+q_k\lt p_{k+1}-q_{k+1}, \sum_{k=1}^\infty a_k\lt+\infty, \sum_{k=1}^\infty a_k\ln q_k=+\infty.\]

(这样的 \(p_k\), \(q_k\),   \(a_k\) 是存在的, 比如 \(q_k=2^{k^3}, p_k=2^{k^3+1}, a_k=\frac1{k^2}\) ). (1) 证明 \(f(x)=\sum\limits_{k=1}^\infty a_k T_{p_k, q_k}(x)\) 是以 \(2\pi\) 为周期的连续函数;
(2) \(f(x)\) 的 Fourier Series 在 \(x=0\) 处是否收敛? 证明你的结论.

与考场的试卷原始试题可能的误差: 题 6 的题设条件和要证明的结论可能都有那么一点出入, 题 7 只是要证明的结论可能不准确;
而考卷上的题 9 的条件 \( \sum\limits_{k=1}^\infty a_k\ln q_k\) 有可能是 \( \sum\limits_{k=1}^\infty a_k\ln p_k\), 或者 \(\lt+\infty\), 条件 \(p_k+q_k\lt p_{k+1}-q_{k+1}\) 可能是 \(q_k+q_{k+1}\lt p_{k+1}-p_k\)

Jul 192019
 

2019 第 60 届 IMO 解答

Problem 1 ()

很稀松平常的方程. 令 \(a=0\), 于是

\[f(0) + 2f(b) = f(f(b)).\]

因此, 我们只要考察

\[f(2a) + 2f(b) = f(0) + 2f(a+b) \]

就成.

令 \(a=1\), 我们有

\[f(2) + 2f(b) = f(0) + 2f(1+b). \]

这也就是 \(f(b+1) – f(b) =\frac{f(2)-f(0)}2\). 从而, \(f(n)\) 是线性的. 设 \(f(n)=An+B\)(\(A\), \(B\) 是待定的常数). 结合 \(f(0) + 2f(n) = f(f(n))\) 可知

\[B+2(An+B)=A(An+B)+B.\]

于是 \(2A=A^2\), \(3B=AB+B\). 故而, \((A,B)=(0,0)\), \((2, k)\), 这里 \(k\) 是任意的整数.

经检验, \(f(n)=0\) 与 \(f(n)=2n+k\) 符合要求(\(k\) 是任意的整数常数).

综上所述, 所求的函数即是 \(f(n)=0\) 与 \(f(n)=2n+k\) (\(k\) 是任意的整数常数).

Problem 2 ()

 Posted by at 2:46 pm  Tagged with:
May 302019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作者: 秋水无涯

博尔赫斯曾经(大逆不道地)怀疑过所有经典文学作品的“永恒性”。在我看来,在数学中实践这种怀疑主义所要冒的风险要小得多。这是一门研究客观对象的学问(我无意卷入哲学上的争论,例如“理念”是否真实存在,数学家“发现”还是“发明”定理等等:实践者或多或少总能达成共识,而与旁观者争论是没意义的),认识总在进步。如果说有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以至于觉得巨人并不高大,他大可不必为此感到羞愧。何况据说小平先生还没有他的夫人高呢。

经典的复分析理论是由3位风格各异的大师奠定的:Cauchy的积分表示观点,Weierstrass的幂级数表示观点和Riemann的复几何观点。近代恰好也有3位大师写过复分析的入门书:Ahlfors、H.Cartan以及小平邦彦。诚然,一本近代教材不可能只局限于介绍某种观点,甚至3种经典观点本身也无法截然分开,然而我们还是不难发现某种对应:

Ahlfors《复分析》最精彩的部分在于提供了一个从拓扑角度看完全清晰而现代的Cauchy积分定理。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分析学家趣味,自得其乐地(当然同时也让读者受益无穷)讨论着函数的各种表示,函数空间内的收敛性,椭圆函数论以及超几何函数论。这些论题覆盖了经典函数论的绝大部分内容,又出之以现代观点,使得此书在数十年间一直保持着第一参考书的地位。这是3本书中我读得最早也最钟爱的一本,虽然我并不强求它是完美的:在不引入Riemann面的情况下引入层论是相当勉强的,除了让叙述稍显摩登之外没有什么意义。

Cartan的《解析函数论》则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他试图把Weierstrass观点摆到图像的中心,但这里有一个天然的(?)的限制:从积分表示构造幂级数表示要比从幂级数表示构造积分表示自然得多。因而他不得不在两种观点间来回跳跃,远不如Ahlfors宏大而一致。当然他的牺牲也获得了某种回报:Weierstrass观点可以毫不费力地推广到多变元(Cauchy的大部分函数论定理也仍然正确;高维的困难之处本质上是几何的)。

小平讨论了Riemann面,讨论了调和函数和“臭名昭著”的Dirichlet原理,讨论了Abel积分,也讨论了Riemann-Roch定理——他的这本著作几乎可以用来为Riemann招魂。这个膜拜Riemann的教派大概是由Klein创始的,一传到Weyl,再传到小平。然而从Riemann到小平已将近一个世纪,这种“复古”的风气难免显得有些怪异:在讨论全纯/亚纯形式的时候,小平偏要说Abel微分并把它分为一二三类;椭圆算子的正则性以及Hodge理论原本是他的拿手好戏,他却宁愿踩着Weyl引理-Dirichlet原理这条窄道小心前行:多么讽刺啊,以Hodge理论名震天下的小平邦彦,在写书的时候竟然连Hodge的名字都不敢提!这种“爱护”对学生有何好处呢?如果小平自己都莫名其妙地不置一词,初学者又怎么知道引理8.1和定理8.1在高维妙用无穷呢?

当然,有人会说:这个特例已很有代表性(在证明了RR定理的情况下尤其如此),何必用一般性去困扰学生呢?但我意不在此。我所惋惜的是这个例子明明可以把学生引导到当时的前沿领域,引向一些激动人心的进展,作为向导的小平却宁愿带着一帮人回头走向Riemann:这是何必、何苦?

我知道一些数学家有所谓“经典情结”。Weil就是典型的例子。总有人以他读Gauss全集“读”出了Weil猜想为例宣传挖掘经典的必要性,伍鸿熙先生甚至在介绍现代Riemann几何的书里鼓励年轻人去念Gauss、Riemann和Poincare。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纯粹的误导:一方面,重新拾起那些被现代数学消化了的概念毫无必要;另一方面,在经典作品里找到遗珠并非不可能,但因此鼓励初学者去撞运气则是荒唐的,我也绝不相信伍先生自己的论文是这样写出来的。

曾有人问丘成桐先生学微分几何要读什么书。丘先生明确地表示Spivak并不合适:“他自己不是搞几何的专家。”说得明白一些,“历史趣味”对于研究至多是锦上添花,读丘成桐比读Gauss要有效得多:至于那些喜欢拿“谁更伟大”说事的人,他们自己往往什么都搞不出来。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小平的复分析是一本好书:它好在内核是新的,用现代的观点处理了Riemann留下的一些古典论题(而并不是好在“小平先生是人人景仰的大师”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但它又是一本太过保守的书,并不能把没有经验的读者带到更远处——很可能要等到他们念Griffiths-Harris的时候才能明白:“哦,原来这里是重要的。哦,原来小平先生处理问题的手法是受这些现代观点影响。哦,原来小平先生并不是踏雪无痕,而是过分小心地把自己思想的脚印一一擦掉了。”

Dec 272018
 

北京时间 2018 年 12 月 23 日下午初试的高等代数与解析几何

\(\Bbb R\) 表示实数域; \(\Bbb C\) 表示复数域; \( A^T\) 表示 \(A\) 的转置; \(E_{ij}\) 表示第 \(i\) 行第 \(j\) 列元素为 \(1\) 其余为 \(0\) 的矩阵.

1. \(\alpha_1,\alpha_2,\cdots,\alpha_r\) 是 \(\Bbb R^n\) 上线性无关的列向量组,\(\beta_1,\beta_2,\cdots,\beta_t\) 是 \(\Bbb R^m\) 上线性无关的列向量组. 若有实数 \(c_{ij}\) 使得

\[\sum_{i=1}^r\sum_{j=1}^tc_{ij}\alpha_i\beta_j^{T}=\textbf{0}.\]

证明系数 \(c_{ij}\) 全为 \(0\).

2.实数域上的 \(3\) 阶方阵 \(A\) 满足 \(AA^T=A^TA\), 且 \(A\neq A^T\).
(1) 证明存在正交矩阵 \(P\) 使得
\[P^TAP=
\begin{pmatrix}
a & 0 & 0 \\
0 & b & c \\
0 & -c & b \\
\end{pmatrix},\]

其中 \(a\), \(b\), \(c\) 都是实数.

(2) 若 \(A=\sum\limits_{i=1}^3\sum\limits_{j=1}^3a_{ij}E_{ij}\), \(AA^T=A^TA=I_3\), 且 \(|A|=1\).证明 \(1\) 是 \(A\) 的一个特征值, 且求属于特征值\(1\) 的特征向量.

3. \(A\) 是复数域上的一个 \(n\) 阶方阵, \(A\) 的特征值为\(\lambda_1,\cdots,\lambda_n\). 定义 \(M_n(\Bbb C)\) 上的变换 \(T\) 为

\[\begin{split}T\colon M_n(\Bbb C)&\longrightarrow M_n(\Bbb C)\\
B&\longmapsto AB-BA , \forall B\in M_n(\Bbb C)\end{split}\]

(1) 求变换 \(T\) 的特征值;
(2) 若 \(A\) 可对角化, 证明 \(T\) 也可对角化.

4. \(A\) 为 \(n\) 级实对称矩阵,令

\[S=\{X|X^TAX=0, X\in \Bbb R^n.\}\]

(1)求 \(S\) 为 \(\Bbb R^n\) 中的一个子空间的充要条件并证明;
(2)若 \(S\) 为 \(\Bbb R^n\) 中的一个子空间, 求 \(\dim S\).

5. 给定任意实数 \(\varepsilon\gt0\), 证明对任意的 \(n\) 阶实矩阵 \(A\), 存在一个 \(n\) 阶对角矩阵 \(D\), 每个对角元为 \(\varepsilon\) 或 \(-\varepsilon\) 中的一个,使得
\[|A+D|\ne 0.\]

6. 给了空间中两条异面直线的方程(不记得了),求两条直线的距离和公垂线方程.

7. 在空间中有三条直线两两异面,且不平行于同一个平面, 证明空间中与这三条直线都共面的直线集是一个单叶双曲面.

8. 证明平面与双曲抛物面的交线不可能是一个椭圆.